嘉陵江渔城
2019-11-22

    嘉陵江渔城

    合川,顾名思义,是三江交汇的地方。合川嘉陵江、衢江、涪江汇合后,华蟠山被切开,向东南迁移到重庆,与长江汇合。合川依托华营,面向三江,地理位置优越,是重庆的西北大门。

    合川古城在嘉陵江以西。新世纪以来,合川向嘉陵江南岸发展,建设了一座新城。钓鱼城位于河川古城以东5公里的钓鱼山上。山峰陡峭,相对高度约300米。它们被南、北和西的水所包围。它们既危险又便于运输。

    从合川新城往北行驶,经过一座桥,过了桥不久,我们到达钓鱼城南侧的海军码头和横跨渤江的城墙。

    “墙”这个词也叫“横墙”。在钓鱼城的南面和北面,有一堵墙,每个字一个字,它像两把螃蟹钳一样延伸到河边。单字城墙具有多种功能,可以阻碍敌军在城外的移动,城内的驻军可以通过城墙的运动抵御敌军,与外墙形成一个角度交叉的攻击点。加强河道治理,保障海军码头,促进水路贸易,保障物资供应。

    在河上,仰望陡峭的悬崖,我不禁遗憾地叹息:“梯子连接不了,射击目标达不到”。当时守城的军官和士兵有着独特的见解。

    虽然冬至已经到了,但仍然郁郁葱葱,有安静整洁的森林小径,很少有游客。据当地工作人员介绍,为了保护钓鱼城的原有风味,他们放弃了商业包装。

    继续攀登大约半个小时,我们到达了市中心大门,国民警卫门。原钓鱼城墙8公里,城内外两道防线。虽然门不大,但它靠着左边的悬崖,右边是嘉陵江,令人印象深刻。它是钓鱼城八门中最壮观的危险门。据说在战争期间,没有道路,所有的悬崖和悬崖峭壁,并且“过河拆桥”(离开时修栈桥,回来时拆除)是保持城市内外交通的重要方式。

    下午,当太阳温暖的时候,秋天和冬天重庆有罕见的蓝天和白云。城门和悬崖上的苔藓斑驳,群山碧绿,似乎在讲述着悠久的历史。七百多年前,宋元之间的战争,但这扇“一人负责,万人不开”的大门并没有被打破。

    进入大门,我们进入了钓鱼城的核心区域。这里的土地相对来说比较平坦,有南宋最后一个县政府,九个据说制造了火药的锅庙、学校和兵营。牟国庙的西面是中义庙,它供奉着几位著名的守城将军。

    同样行业的本地员工也喜欢历史。我们边讨论边看。他对我说:“这是钓鱼城的灵魂。钓鱼城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改变了历史,还在于它的坚持和忠诚。

    中义寺大殿前有一棵古老的黄葛树,已有近500年的历史了。它根深蒂固,需要5个人相互拥抱。就像一把大伞。大厅里的蜡烛斑驳而庄重。

    下山的路上,我回首过去,看到700多年前,钓鱼城依然屹立,记录着历史,见证了时代的变迁。

    作者:刘新武回搜狐看了看更负责任的编辑: